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7月28日,被称为“科创板终止审核第一股”的北京木瓜移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木瓜移动”),又一次出现在了IPO受理名单中,引发市场关注。

  据悉木瓜移动计划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6.57亿元,主要用于互联网营销平台和综合性电商客户服务平台的升级,研发中心和木瓜移动总部基地的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作为资本市场“常客”的木瓜移动,在没有过硬“实力”的状况下,想必此次的创业板IPO依旧是阻力重重,充满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屡败屡战的IPO之路

  木瓜移动成立于2008年4月,次年11月便开始搭建红筹架构,并完成多轮融资。按其CEO沈思的说法,木瓜移动搭建红筹架构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去美国上市。然而,2015年初还在与美国投资银行接洽,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木瓜移动,因美国资本市场的广告技术板表现平平,且中概股被低估等原因,匆匆拆除红筹架构,并转向国内新三板寻求上市。

  2016年5月,木瓜移动顺利挂牌新三板。一个月后,便发布定增方案,拟发行股票不超过750万股,发行价格为34元/股,融资额不超过2.55亿元。然而这份定增融资方案,并未成功实施。

  同年11月,木瓜移动发布公告称:“因公司经营和发展战略调整,为了拓宽融资渠道,满足公司迅速扩张的经营资金需求,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决议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并筹备在境内A股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

  在退出新三板后,木瓜移动最初将目光投向A股的创业板。并于2017年12月至2019年2月,接受了共7期的上市辅导。其中,2018年11月科创板设立的消息让木瓜移动看到了尽快实现IPO的契机,随即更换了目标,选择申报科创板IPO。

  2019年3月29日,木瓜移动宣布在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计划拟募集资金11.76亿元。并于4月11日进入问询阶段,上交所在第一轮问询中提出了69问,第二轮问询又提出了20问。在回复两轮问询后不久,即2019年7月4日,木瓜移动主动撤回了科创板IPO申请,成为科创板首家终止审核的公司。

  也就是说,过去几年中,木瓜移动红筹架构搭了又拆、新三板挂牌7个月摘牌、转战创业板后又改道科创板、科创板失利后又重返创业板。

  据《每日财报》了解,在上交所的审核问询中,木瓜移动核心技术先进性和主要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的情况、业务实质与业务模式、是否充分披露对其持续经营能力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风险因素等问题被重点关注。

  另外,木瓜移动信息披露也多处存疑。木瓜移动此前在新三板挂牌披露的主营业务包括游戏业务,2016年度游戏业务毛利占比仍超过30%,但未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明确披露,并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在问询回复中,披露公司2018年向脸书的采购金额占脸书亚洲收入的21%,与根据脸书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公开披露数据测算的结果不一致等。

  如今,创业板也实施注册制,曾折戟科创板的木瓜移动二次冲击创业板会顺利吗?

  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资料显示,今年2月木瓜移动再次现身北京证监局网站,仍旧是由中天国富证券进行创业板上市辅导。7月28日,木瓜移动的IPO申请获深交所受理。

  没有硬实力的IPO都是空谈

  在《每日财报》看来,木瓜移动IPO屡败屡战,其缺的并不是越挫越勇的勇气,而是安身立命的真本领、硬实力。

  根据木瓜移动去年冲刺科创板时的招股书,其将自己定位一家依靠自主研发技术进行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公司,主要利用全球大数据资源和大数据处理分析技术提供海外营销服务。尽管定位看着很高大上,但依旧掩盖不了其作为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的事实。

  如果按木瓜移动对自己的定位,其所属的行业为互联网与云计算、大数据服务,细分行业为云计算与大数据服务。但奇怪的是,木瓜移动在招股书申报稿中却选取的是同行业上市可比企业蓝色光标佳云科技华扬联众,它们均属于文化传媒行业。

  因此,上交所要求木瓜移动结合相关部门出具的产业分类目录及指南、具体从事的经营活动、数据的来源及获取、从事的业务与大数据之间的关系,主营业务与选取的可比公司的相似度等,是否存在误导性陈述,评估是否符合科创板标准。

  木瓜移动回复称,其所从事的“数字智能营销”业务属于大数据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的产业,不从事任何以人力为核心的广告创意策划、广告创意制作和媒介采购,行业描述不存在误导性陈述,符合科创板行业选取标准。

  尽管,在对上交所的回复中表现的有理有据,但从其之后的一系列操作和今年上市招股书删掉“大数据”等字样的行为来看,并没有发现木瓜移动有什么核心技术,也并非一家科技型企业,而是一家实实在在的互联网广告公司。

  此外,如果梳理一下木瓜移动近几年的研发投入情况,会发现2016年至2018年其研发投入分别为2790万元、2730万元、305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4.94%、1.2%、0.71%。同期,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31%、6.24%及4.38%。其中,2018年度97.05%收入来源于搜索展示类服务。

  从数据可以看出,木瓜移动的研发占比正逐年下降。但对这一现状木瓜移动也有自己的解释,称由于其收入核算采用总额法,收入规模偏大导致研发费用占比较低,不能客观衡量公司的研发投入水平。

  其还表示,2016年至2018年平均所赚取毛利的20%用于技术投入,三年技术投入平均占期间费用的40%。以研发费用占毛利的比例和研发费用占期间费用的比例衡量,科研资金投入一直是该公司业务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在回答上交所“是否存在将非研发活动中薪酬核算进入研发费用的情况”的问题时,木瓜移动披露的研发投入明细构成则显示,在其2018年3052.43万元的研发费用中,接近九成均为职工薪酬,其并无硬性科技投入。

  从木瓜移动的这些富有戏剧性的表现,可以明显看出其“避实就虚”想要急切上市的心态。但于资本市场的那些“守门员”而言,没有硬实力是很难跨过这道门的,所以上市对木瓜移动来说,或许只能是“我曾经多次努力过”。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analdans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